沙特展示胡塞武装袭击利雅得的弹道导弹残骸
来源:沙特展示胡塞武装袭击利雅得的弹道导弹残骸发稿时间:2020-04-05 10:07:48


在报道结尾,谈起“罗斯福”号前任舰长克罗泽尔时,托尔认为“舰长对保护部下有道义责任”,但他坚持认为“备战必须放在第一位,对于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军舰而言,应当时刻保持纪律,即使有官兵生病,也要随时准备作战。”

如何打破恐惧?张文宏建议,80%的人是不需要去医院的。第一,要有很好的心态。95%的年轻人,即60岁以下的人病死率是极低的,除非有基础疾病;第二,调节睡眠;第三,营养要调整好。张文宏强调,有一种情况需要去医院——有明显的肺部损害,即表现为力气不够。“做一点点家务事,就觉得力气不够了。这个信号是很明确的,要立即就诊,接受氧气治疗。”

4月3日,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发布了一则通知:关于抓好《关于规范医疗机构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药物治疗临床研究的通知》落实工作的函(下称《通知》),自发布之日起开始实施。

图片截取自《星条旗报》官网

截至4月3日,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展开的相关新冠肺炎的研究达535项,其中上市后药物有63个临床试验在进行。但是事实上,国家药监部门批准的只有10款药物,包括新药瑞德西韦。

在介绍了“罗斯福”号疫情的基本信息后,这篇报道话锋一转,引述了一位名为简·范·托尔专家的观点:“(‘罗斯福’号疫情)最好的解决方案,是让水兵们集体感染得病、痊愈,随后在整个舰上形成群体免疫。”

刊登这则报道的《星条旗报》,是由美国军方创办、有近160年历史的权威军事新闻机构,该报一直以“服务美军官兵”为办报宗旨。

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出手整顿新冠肺炎药物治疗临床研究中的乱象。

为了找到有效的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全球都掀起来了找药大行动。这场“科研行动”,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显示的最早时间1月23日,“一项评价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感染住院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随机、开放、对照的研究”。

托尔鼓吹“群体免疫”的理论依据,不是什么科学研究结果和专业数据,而是纯粹的政治目的:维护美国在南海的霸权。